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动态 >

范勃:收藏古玩是为了给油画提供灵感(组图)

发布日期:2021-03-17 17:30 作者:百老汇游戏

  范勃,1966年生于天津,1984年至1988年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本科在读,1988年至1992年广州现代画报社美术编辑,1992年至1995年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攻读硕士学位,1995年至2000年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任教,2000年至2002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高级研究班学习。现为广州美术学院教授、造型艺术学院副院长、油画系主任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范勃就以油画《坐着的裸女》一举成名,与刘小东、方力均、岳敏君、喻红等画家一起,被称为“新生代艺术家”。几乎与此同时,范勃开始了他的收藏之路,为了吸收古文物肌理中的精神性因素,他大量研究并收藏古玩,一开始以自己的作品来换,如今看到买得起的精品,就会收入囊中。

  范勃的古玩收藏,缘起于他的油画创作。现在看来,范勃的收藏与他的创作紧密相关,似乎是一种必然。但从一开始接触收藏的机缘来看,却是一种偶然。

  在范勃读广州美术院的研究生以后,第一张作品并不让导师满意。那时的范勃就放下了画笔,走进了图书馆,开始翻阅大量的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器物。范勃说:“我生于北方,是天津人。天津人有玩物的爱好和传统,我真正开始接触古代艺术品的收藏,是源于自己的专业学习。在我就读广州美术学院研究生的时候,在油画创作中渴望吸收中国传统的文化因素,我开始大量研究中国古代文物,像石雕、陶俑、玉器、瓷器等。”

  当时古物给范勃最大的感触是,青铜器因为岁月的积淀,会形成一种肌理。红斑绿锈在青铜器上形成一种效果,它就具有了很强的一种精神因素在里面。“这个对我个人视觉的冲击是非常大的。石雕、陶俑经过了某种风化以及岁月沉淀以后,也会形成了某种独特的具有精神指向的视觉效果。这与我个人对精神性语言的视觉转换的理解是一致的。于是我就想在油画语言的研究过程中转换这种痕迹,我希望从古代的器物中借鉴某种带有精神性的视觉元素,移植到油画语言当中去。在这个过程中,就喜欢上了古代器物本身。”

  在范勃创作的早期作品,如《坐着的裸女》、《某日黄昏·房子里的问题》等中,都可以看出作品就呈现出一种斑驳的雕塑化的特点。广州美术学院艺术管理学系教师吴杨波对范勃的油画评论是,“从他的成名作《坐着的裸女》(1993)、《黑色星期五》(1998)到十届美展得奖作品《不尽的黄昏》(2004)再到他的近作《男、女》系列、《花开花落》系列、《有树的风景》系列等,光影始终是范勃关注的焦点。在中国油画呈现出风格多元化的今天,画面上一贯如此集中的光影表现已经成为他强有力的个人风格特征。”

  范勃自述称:“我画的人或者树,它都是一个载体,传递的是艺术家本身的个人思考。人物可能不是直观的表达,而是通过他内在精神的挖掘,来表达时代与人的境遇。当然人物个体会有一些形象的特点,但它只是导入的一个影子,实际上传达的还是艺术家本身的思考。我的人物绘画,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肖像画,而只是一个载体和符号。”

  文物本身的精神因素对范勃的影响是持久的。作为一名从事视觉艺术的工作者,范勃喜欢各种有美感的东西。范勃开始觉得,这些老东西这么好,放一两个在家里,会很有意思。范勃的古玩收藏之路,就是这样开始的。幸运的是,他一开始接触古玩收藏的圈子,都是行家,见到大量的好东西,慢慢有了见识和收藏上的积累。

  在近20年收藏过程中,他收集了不少的藏品:“我早年收藏汉唐有造型的陶器,但是慢慢经历了一段时间以后,深深觉得唐、宋陶瓷中的文化积淀更深厚。于是后来转到瓷器收藏,开始是唐代的瓷器,后来转向宋代的瓷器。”

  A:回想起来,这大概已经是20年前的事情了,其实,每一位收藏家的收藏历程都是独一无二、不可复制的。我的收藏,主要是针对高古的陶瓷和雕刻,属于不可再生的、文物级别的收藏。

  A:唐、宋陶瓷中的文化积淀更深厚,通过陶瓷器物本身的颜色、釉面、造型,我们能从这些抽象的因素中看到那个时代人们的文化风尚、审美情趣、宗教信仰和人生追求,我觉得从中自己审美的境界也会得到提高。从此就渐渐走上陶瓷收藏的旅程。

  A:一开始我只希望能在自己的地方摆一两件,当时也没有很强的经济实力,就是单纯地热爱。遇到合适的渠道,也会拿自己的作品来换回来。到了一定阶段会通过一些熟悉的古董商去看藏品。也会利用下乡的时间,到北方当地去淘。到后来我国的文物政策进一步放宽以后,各地都涌现了大量的装修豪华的古玩城,我就通过这些商家行家进行收藏。现在到了国外,看到自己喜欢,具美感又具代表性的藏品,当然还有价钱适合的话,也会买下。所谓“价钱适合”,首先是自己买得起,另外就是要判断市场对这件藏品的价值评估。

  A:我从来都没有卖出过一件藏品。过去入门的时候买的东西,也就是那时“学费”,经常有时候拿出来送朋友。

  A:首先是美感。这还涉及到你对藏品所诞生的时代有所了解,是否在同时代具有典型性。其次,在典型器物中,还有一些是工艺上超出一般水平的少数,具有唯一性、排他性。这就是所谓的“孤品”、“精品”。如果在个人能力能够达到的情况下,就会收入囊中。这些“孤品”、“精品”,无论从收藏还是从未来的升值空间,都是值得的。真正意义上的眼力,不是要看新老的问题,也不是要看真假的问题,而是要看老的真的东西里面,什么是最好的、最有价值的东西。这是需要一定的经验和相关知识结构来做判断的。

  在范勃的藏品中,他最喜欢的藏品包括唐代的花釉和宋代的钧窑瓷器。范勃表示:“我的宋瓷收藏以钧窑为主,钧窑也是宋五大名窑之一。钧窑里面也窑口众多,我的收藏宁缺勿滥,力求以精品为主。”

  对于收藏的经验,范勃分享道,由宋到元钧窑同时存在1000多个窑口,分布在河南、山西、山东、河北等地。水准参差不齐,很多地方的民窑要比大作坊生产的差很多。但大窑生产的瓷器现在流传下来的不多,所以收藏就是要看眼力、判断力。


百老汇游戏
百老汇游戏